近年来,司法实践中出现了大量的专利申请或专利权归属纠纷。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判决后,专利权人在专利权变更完成前应承担何种义务,引起了广泛关注。对此,表示,专利权的行使主体和专利权人的义务应当是**知识产权局登记公告的权利人。专利权人应当按照诚实信用原则妥善维护专利权,因其故意或者过失造成专利权损害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中金公司声称其在签订和履行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方面没有违约或过错,瑞吉公司应承担合同无效的责任;合同无效后,专利申请权应当恢复,但专利申请权并未丧失,因此,瑞吉公司的专利不存在损失;昆山法院确认了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合同无效判决于2013年12月31日生效,本案涉及的专利权状况和费用支付情况也属于公开信息。在昆山法院判决生效后,瑞吉公司明知专利费是否缴纳,懒于向中信公司提出退款要求,或者在终止的情况下,按照生效判决向**知识产权局申请变更专利权人或者缴纳年费,瑞吉公司应承担全部责任,不得就由此造成的损失向中信**索赔。

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已经生效,判决确认无效。虽然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仍然是在**知识产权局正式注册的中信博公司,但自2013年12月31日昆山法院判决生效之日起,真正的权利人应认定为瑞吉公司。142号判决生效时,涉案专利仍然存在,但瑞吉公司未及时提出变更建议,导致专利权终止,相应后果由其自行承担。据此,法院决定驳回瑞吉公司的诉讼请求。

瑞吉不服一审判决,向江苏高院提起上诉,称专利权人的变更以**知识产权局说明书项目的变更为准,不因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无效而导致专利权人的变更。因此,涉案专利的专利权人仍应为中信博览公司,缴纳专利年费的义务应由中信公司承担。中金公司有义务维护专利权的有效性和完整性,即缴纳年度专利费,防止专利无效。在**知识产权局已通知中信博支付专利年费不足、需要恢复专利权终止等情况下,中金公司未按照通知履行相关义务,也未将上述情况告知瑞吉公司,终导致涉案专利因未缴纳年费而宣告无效,且存在明显的主观恶意。

中信信托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法院认为,中金公司依据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取得的涉案专利权,在人民法院裁定合同无效后,应当返还瑞吉公司。此外,在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被人民法院宣告无效、涉案专利应当返还的情况下,中金所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对有关事项承担相应的协助和告知义务返还涉案专利权。但中信建投在合同无效后未妥善处理相关事宜存在提前终止的过错。因此,瑞吉公司不应承担因未支付年费而造成的损失的过错责任。由于中信博的过错,瑞吉不能再拥有专利权,因此应视为瑞吉公司的损失。中金公司应当承担瑞吉公司损失的民事赔偿责任。

据此,江苏高院认定瑞吉上诉成立,撤销一审判决,判令中信博赔偿瑞吉50万元。如何确定因未按时缴纳年费而终止专利权的过错责任主体?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在任何情况下,**知识产权局登记公告的专利权人都是专利权的实际所有人和占有人。在说明书权利变更完成前,已登记和公告的专利权人均为专利权的权利人和实际占有人。同时,**知识产权局向当事人送达文件的方式包括邮寄、直接送达和公告送达,不包括通过网站发布信息的服务方式。**知识产权局网站上公布的专利年费缴纳情况,不能作为认定利害关系人应当知道专利支付的法律依据。

此外,有关建议,专利权人在申请专利和维护专利的过程中,应多关注**知识产权局网站上公布的内容,对邮寄、直接或公告送达的内容应给予更多关注。当两者之间有差异时,以后者为准,只有后者才能被认定为法律规定的“送达”,对收到的文件或公告的内容有异议的,应当及时采取措施,否则,法律后果由受送达方承担。同时,在专利损害赔偿纠纷中,过错责任的分配应充分考虑双方可利用的信息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