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第27条,授予专利需要新颖性、创新性和工业实用性。2002年印度专利法修正案第2(J)条也作了同样的规定。值得思考的是,如果这项发明是基于传统知识的,那么它是新颖的还是创新的?Trips没有定义新颖性或创新性,因此成员国可以自行解释。

印度法律明确规定,如果发明涉及一些传统知识,无论是口头形式还是其他形式,都将被视为缺乏新颖性或创新性,不会获得专利。印度的传统知识和书面知识不仅承认其存在的新颖性,而且还视其为非书面知识。

然而,在美国专利法中,在国外的公共使用和销售不能构成公共存在。只有当一项外国专利已经存在或者一项发明在国外发表,它才能构成公共存在,而不授予专利。鉴于这种情况,印度2005年的专利法修正案规定,“新发明是指在提交完整的专利申请日之前,尚未在任何地方发表或者在国内外使用的新发明,也就是说,与美国专利法相比,印度专利法在确定新颖性时没有区分国内外专利法。从这个角度看,美国专利局甚至承认生物盗版或非法占有别国传统知识,这是一种变相鼓励生物盗版和非法拥有非书面传统知识的方式,而印度代表自己的立场给出了明确的回应。

此外,根据TRIPS协议,专利申请人没有义务向申请部门披露申请材料和知识的地理来源,也不要求专利申请人提交生物资源和传统知识合法所有人的知情同意书。

Trips只能为知识产权保护提供的**标准。但根据印度专利法,如果专利产品中使用的传统知识已进入公共领域或未获得当地居民或集体的知情同意,则相当于非法拥有知识。这从根本上有效地防止了生物剽窃下错误专利的发生。

作为《生物多样性公约》的缔约国之一,印度于2002年颁布了《生物多样性法》。该法的目的是解决外国获取、收录和使用印度生物资源和传统知识的问题,以及通过这些渠道获得的利益的分配问题。根据规定,印度还成立了一个监管机构,**生物多样性保护局(NBA)。《生物多样性法》规定,任何人想要获得基于印度生物资源或生物资源信息的知识产权保护,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都需要获得NBA的事先许可,NBA将决定利益和版税的分配。生物多样性法促进了传统药物资源的可持续发展,保护了**的权益。

传统知识数字图书馆在专利审查中的作用

作为法律政策的技术支撑,tkdl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印度的Tkdl包含传统医学知识和瑜伽练习。该项目由科学和工业研究理事会、印度科学和技术部、印度草药、理疗、顺势疗法部和印度卫生和家庭福利部共同完成。该项目耗资200万美元,由150多名传统医学、法律和计算机科学历时10年收录和分类,终形成了tdkl。

这个庞大的数据库收录54种官方传统草药作品、15万种传统药物和1500多种5000年历史的瑜伽练习。本馆的宗旨是为后人记录传统医学方法,使他们能够可持续地利用古代和现代科学技术。这将对保护印度的传统知识发挥重要作用。印度将不再需要花费大量财力物力与其他**争夺自己的专利。

Tkdl非常详细。列出了知识披露的时间、地点和媒体。这种新的分类系统被称为传统知识资源分类(tkrc)。Tkrc是一个创新和高度组织化的分类系统。它以**专利分类系统(IPC)为基础,按照分布、类别、子类别、组和组对信息进行分类。它是一个IPC组(a61k35/78将药用植物扩展到约5000个组,为专利审查人员提供了更全面的传统知识信息定义。

在tkdl之前,任何一家制药公司都可以深入挖掘古老的医药智慧,然后自由发挥其治疗效果,隐藏其源头。现在,专利审查人员可以清楚地追查某种治疗方法和药物的传统来源,并有效地查处生物盗版行为。tkdl建立后,一向对印度传统医学提出质疑的西方科学家将能够根据tkdl的内容,通过收录草药的详细使用方法,进行药理学实验,给人类健康带来福音。

使用tkdl,全球专利注册机构可以在这个数据库中交叉检查专利。注册姜黄将构成对传统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然而,tkdl的知识并没有在互联网上公布,以防止剽窃。

2009年2月2日,印度政府授权欧洲专利局(EPO)审查员使用记录印度传统医学知识的tkdl。欧洲专利局将应用这个数据库来防止现有传统知识的注册。这一3000万页的数据库将为正确审查与传统知识相关的专利申请提供有力帮助,使审查人员能够在申请初期对专利涉及的背景知识进行核查。如果一种用于治疗的草药属于传统疗法,它将不被EPO的规定所承认,但是中草药有效成分的生产方法仍然在专利批准的范围内。

根据tkdl,截至2010年10月13日,EPO共撤销了28项涉及印度传统医药知识的专利。印度不必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来反击本国传统知识的知识产权。

参照中国专利法的传统知识来源披露制度,应增加专利信息披露制度。对于专利申请人申请的专利,在专利开发过程中涉及或者使用传统药物的,应当要求其在专利申请过程中披露所申请的传统药物的来源,并要求其提供证据,证明已从**或传统药品所有人处取得传统药品知情同意书。该制度是防止生物盗版的重要手段,也是保护中药知识产权的基本措施。

在传统药物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重要的问题是传统医药知识拥有者知情同意权的保护。由于传统知识的经验和开放性,很容易被非法占有。在建立完善的数据库之后,渠道知情同意审计也需要政府部门的监督。另外,在签订许可合同时,由于集体或个人法律知识相对缺乏,往往处于弱势地位。如果**集中国内法律资源设立合同审查部门,可以积极提供法律帮助,确保传统药物知识持有人获得应有的经济补偿,充分实现其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