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在这家公司工作了近五年。她一直在做设计。她很高兴。在过去的五年里,她申请了许多专利。领导非常欣赏她。2017年底,小兵怀孕了。为了照顾她,公司把她转到了专利部门。

当她_次来到专利局时,她并不合适。在专利局之前,只有一个人。她是一位老领导的情人。她只想在申请专利时找一家代理公司。代理机构写信给发明人。当她需要付款时,她向财务部申请下一笔付款。公司一年内拥有数十项专利。当小兵来的时候,他显然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时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种感觉在小兵休完产假后更明显。

不管怎样,她也闲着。小兵参加了专利代理人考试。她觉得这是件好事,但领导给了她一个出乎意料的命令:以后,小兵自己写公司的专利,省了公司的代理费。同时,公司每年投入数百万的专利,但看不到专利的作用。需要对专利部门的业绩进行考核,小兵的收入与专利部门的收入直接挂钩。

小兵当即申请了新的专利,原来的专利管理、政府项目、侵权证据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小兵就想离开。

小兵的故事从这么多故事开始。如果这个故事有什么相似之处,那只是事实。

这个故事是许多企业的缩影。小企业设立知识产权岗位,大企业设立知识产权部门,集团化公司设立知识产权中心。今天讨论的主题基本相同:

知识产权是企业无形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商标、专利、商业秘密和著作权。中国绝大多数企业的知识产权部门主要负责商标、专利和版权问题,主要负责获得商标、专利和版权的过程和成本。这些知识产权的取得过程是专业的、漫长的。当委托外部机构处理时,需要有人联系和合作。取得权利后,还需要专人负责专利权的维护、诉讼应诉、维权等工作。

以专利为例,企业投资研发,研发工程师投入时间和精力进行创新,企业投资研发工程师工资、社保、办公设备、实验条件等。这些投入的产出反映在创新成果上。如何确保企业获得创新带来的效益?专利就是这样。专利制度建立的初衷是在一定时期内保护具有垄断权的发明人的利益,鼓励创新。因此,专利的价值在于保障权利的合法所有权。价值的真正体现需要在权利的使用过程中。例如,每个人都在谈论“诉讼、吸引投资、股票定价”。

知识产权部在这期间做什么?--总之,就是要保持和提高创新投资的价值。

知识产权的获取、管理和维护是知识产权部门的主要职能。在此过程中,知识产权部门代表权利人与服务商沟通,确保服务质量和进度;代表管理层与研发人员沟通,确认知识产权保护的内容和界限。

因此,企业知识产权部门重要的作用是识别专业服务是否专业,并对服务质量进行评价,这属于企业管理部门,而不是业务部门。

从财务角度看,知识产权部门也应该是管理部门!

每个人都会给汽车保险,目的是减少自己的财产损失,甚至没有损失,以防特殊情况。在某种程度上,专利也起着同样的作用。企业申请专利保护自己的技术,实际上是为自己的创新提供了保障。

很多人的车险已经交了很多年了,但是一次也没用,但是还是每年交,因为我不知道哪一年以后会有危险的事情发生。专利需要申请,但其中许多都是无用的,因为侵权可能不会发生。而且,如果专利做得足够好,竞争对手将受到威胁,不敢侵犯专利权,而是选择合理的方式与专利权人合作或直接放弃市场。此时,专利的作用是隐性的,但并不意味着专利不起作用。

一些商业_在评估知识产权部门时会评估专利部门的收入。即使是因为知识产权部门只花钱不创收,削减知识产权部门的想法也会萌芽。但是,知识产权部门一直是企业研发、人才投入、风险防控和未来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投资属于企业维护和增值的急需投资。保险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在发生事故时控制风险。因此,就像行政部门和人事部门一样,专利部门应该是企业的管理部门,有盈利可能的管理部门,而不是业务部门。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企业设立了知识产权部门,但很多企业都有一个工作内容:申报政府项目。为了获得各种政府补贴或奖励,一些企业知识产权部门的主要工作是评估如何从政府那里获得资金,并将其作为部门的考核标准,甚至将知识产权专员的收入与部门的收入挂钩。

很多企业的知识产权部门都在努力创收,有的寻求各种渠道帮助创收,收效甚微,但却耽误了对知识产权获取、管理和维护的重视。以收入为考核指标,让知识产权部门感到如坐针毡。收入不如其他部门,成为企业看不起的链条底部。缺乏地位和尊严迫使知识产权负责人几年后换了一个新地方。

笔者还会见了几家专利申请量较大的企业,并成立了知识产权部门,其主要目的是在企业内部撰写专利,以降低企业每年支付的专利代理费,并让知识产权部门探索内部知识产权需求,如搜索分析、微导航和独立核算等。让作为同事的内部员工成为甲、乙双方,知识产权部门的同事非常苦恼。他们以为自己在做些什么来保护企业的创新和营销,结果却成了“局外人”!

众所周知,知识产权部门可以看作是企业的资产管理部门,没有收入是正常的。但是,由于知识产权部门管理的专利和商标的垄断性质,它们可以用于许可、转让和侵权赔偿。确实存在创收的可能性。同时,许多企业确实因为知识产权而获得了大量的收入。此外,一些**政策补贴导致了知识产权部门创收的可能性。

但是,许可、转让、侵权赔偿等都是极低概率事件,远低于获得政府补贴和补贴的概率。因此,知识产权部门很容易偏离收益评估,甚至影响知识产权的获取和管理质量。

因此,绝大多数企业不适合把知识产权部门的收入作为考核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