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公司法》第二十七条规定,股东可以以货币出资,也可以以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非货币性财产出资,可以以货币计价,依法转让;但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能作为出资的财产除外。

第二十八条以非货币性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产权转移手续。

根据上述规定,将知识产权投资入股,应当符合可使用货币计价和合法转让两个条件,并办理所有权转让手续。

但在实践中,由于种种原因,知识产权人以使用权入股并不少见。在法律上可行吗?我们应该注意哪些风险?

笔者将结合相关法律法规和实际案例,进行以下分析。

法律不禁止投资具有知识产权使用权的股份,但在实践中,不同地区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此有不同的态度

《_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技术合同纠纷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规定,当事人以技术成果向企业出资,但对所有权没有明确约定的,接受出资的企业声称技术成果属于其所有的,人民法院一般予以支持,但技术成果的价值与出资比例明显不一致,但损害投资者利益的除外。

2012年,**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在支持上海转型发展的18条意见中明确提出支持上海探索专利使用权等知识产权投资。

由此可见,公司法规定的知识产权投资,除了传统意义上的所有权投资外,还应包括使用权投资。

此外,以下实际案例将进一步证明知识产权使用权可以用于投资。但一些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知识产权使用权能否入股仍持不同意见。

建议:使用知识产权投资股票前,应咨询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了解知识产权使用权是否可以投资股票。

当事人应当在出资协议或者公司章程中明确约定出资方式、出资额、使用方式(专用、专用或者普通)、范围和期限等,并对使用权进行明确评估

虽然双方同意使用股权投资权,但在发生纠纷时,双方仍将焦点放在:知识产权人使用股权投资还是所有权?

通过两个案例,笔者得出结论:确定所有权或使用权投资重要的标准是:投资额对应的价值,是知识产权价值还是使用权价值。

出资额与所有权价值相等的,为所有权出资;出资额与所有权价值明显不一致的,为使用权价值相等的,为使用权出资。

建议对知识产权使用权的评估应当客观,不能过高,以确保评估价值与知识产权所有权价值“保持足够的距离”。

现行法律并未禁止技术成果的使用权。原告主张以专有技术使用权进行投资,即允许被告使用专有技术。

因此,依法应当认定,原告以技术成果使用权出资,未将技术转让给被告。

根据《公司法》关于非专利技术投资金融产权转让的规定,金盛公司以“不溶性硫磺技术”的价格参与设立宝盛公司,即丧失以在技术上,并将权利转让给宝盛公司,使其成为宝盛公司享有的取得公司财产性收入的注册资本的公司。

2001年9月18日,金生公司、塑料公司、魏某、李某签订协议,金生公司以“不溶性硫磺技术”的生产、使用权入股,但鉴于金生公司未经许可转让“不溶性硫磺技术”使用权后的协议,而天鹏公司和塑料公司均不知道上述侵犯金生公司爱情的行为。

本协议不能作为金盛公司按照协议向四川江油化工厂和辽宁亚天公司转让“不溶性硫磺技术”的证据,也不能作为金盛公司是宝盛公司股东而不是所有权的证据。

对知识产权使用权进行投资,应当履行使用权登记等转让手续,确定许可方式(独占、独占或一般许可),并完成使用权的交付,否则很可能被视为不真实投资。

根据《公司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以知识产权使用权出资的,应当办理权利转让手续。但使用权的转让程序是什么,如何完成?法律对此没有明确规定。

笔者认为,使用权之所以能够投资,是因为使用权具有价值,而使用权的价值(评估价值)是一定时期内的许可费。

因此,可以理解,使用权出资是指权利人将在未来一定时间内许可目标公司使用该知识产权,并将本应产生的使用费作为取得目标公司相应股权的对价。使用权投资期限届满,投资者的投资义务履行完毕,目标公司应当返还使用权。

基于上述认识,笔者认为,使用权转让手续的完成可以从两个方面来判断:一是双方可以通过协议、授权委托书、公司章程等方式明确,或者按照法律。二是知识产权已实际交付目标公司使用。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郑丹958出资的产权过户手续是否已办理完毕。根据《公司法》的规定,股东以货币以外的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产权转让手续。

根据北京德能公司验资报告,截至2002年10月21日,公司全体股东尚未办理以无形资产出资转让无形资产的登记手续,但他们承诺在公司成立后6个月内办理相关手续。

公司法、有关行政法规、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等对如何办理金融产权转让、如何投资建设正丹958等植物新品种使用权等没有具体规定。

就本案而言,在植物新品种使用权可以作为股东出资的前提下,凡表示科技公司以正丹958使用权出资的行为,只要经农科院粮食所是植物新品种使用权的权利人,不需要也不可能单独办理金融产权转移手续。

建议:投资具有知识产权使用权的股份,应当将知识产权交付目标公司实际使用,并办理使用权登记备案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