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重新定义问题

除了错字和模棱两可的内容,表面上看,你关心的是现在的工资,但我严重怀疑,你真正关心的是工资上限。换言之,只要你在毕业后不久就成为一个新的社会动物,你还会为高薪而战吗?

所以如果你只想知道现在的薪水,我可以告诉你:照顾好他,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钱就离开。如果你还想自己爬上去,请往下看。

温馨提示,整个答案都会围绕着钱的过程,我觉得它能刺激你。人们应该公开谈论_,而不是害羞。中国人谈钱难的问题需要扭转。

2、 知识产权代理业的现状

(1) 工作岗位

知识产权代理业一直被视为朝阳产业,原因很简单:**重视它。但即使**重视,也要站稳脚跟,吃喝玩乐,穿上保暖的衣服,然后行动起来。所以你需要先对你的工作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这个机构有一个叫做知识产权代理的职位。工资结构为底薪加提成。工作内容是帮助申请人申请专利、商标和著作权。工作时间越长,需要偶尔加班,挑战性越大,需要直接面对当事人。

说白了,这个职位偏向于销售方向,但它可以在不同的人身上产生不同的模式。比如,有的人在专业领域做得很好,成为技术牛,客户愿意把自己的业务交给他们;有的人社交能力强,可以拉动大量的业务,从源头收费中获利。

可以说,目前该行业已细分为面向客户的销售代理和跟单跟单的销售代理。我们不在这里讨论。我们只讨论一行可以处理的立场。

至于你的兼职行政工作,我只能说,小企业需要的多面手比螺丝刀还多。当然,对管理的初步考虑可以让你更熟悉一个企业的运作,即使这会压缩你同时做生意的时间。

(2) 行业整体氛围

整个行业还处在我可以给你一块钱的状态。听起来规模很大的知识产权战略、布局和其他业务很少。这关系到我国工业的发展和当前社会经济的发展。

在过去的17年里,听某个知识产权牛人憧憬未来:能够在未来知识产权领域站稳脚跟的人,一定是能够跨越整个领域的人。这个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因为时间很短。

但被申请人认为该行业将长期保持注册申请状态。毕竟,变化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这也与人们的惯性有关。如果没有太多人在市场上引发价格大战,有多少人愿意提升自己的产业,如果有快钱赚,又怎么可能想创新呢?

(3) 报酬

基本工资加提成的计算方法决定了具体的工资水平与个人客户积累挂钩。但人只有一头两只手,所以如何加班会触及工资上限。尤其是在你通过大量加班获得更高工资的后期,加班会让你的行为看起来不那么划算。

突破的方法很简单。要么在单位时间内做高附加值的工作,要么拉着业务分给别人。但话说回来,如果你总能把生意拉回来,为什么不自己开公司呢?因此,做高附加值的工作成为劳动者的_选择。

3、 个人发展前景

(1) 上上下下

2015年,在听腾讯知识产权总监当时的讲话时,很多代理从业人员向他表示,代理行业存在着很大的竞争和相互降价,想办法打破这种局面。其实,导演的回答很简单:上下游走。

你可以做商标代理,你可以上去设计,你可以下去诉讼,专利和版权都是类似的例子。也就是说,通过之前对行业的经验积累和了解,做一个更高层次的业务。事实上,答案是我遵循这一思路。

2017年底,广州市律师协会举办“十大知识产权律师”评选活动。中奖者的背景基本上是一半是经纪人,一半是从球场出来的。可见,法律需要依靠经验,也需要依靠行业的理解。

目前尚不清楚发问者所在大学的专业是法学、设计还是理工科。只要符合其中一个要求,它就能在这个行业扎根。

(2) 两边都走

接着是上述内容,律师队伍的教育背景主要是文科和法学,而理工科较少。因此,对于文科出身、想从事知识产权的人,可以考虑修读一门以上的理工科成人本科。出生于理工科,曾从事专利工作的,也可以参加司法考试,成为专利律师。

除了跨国界的文理学生,你还可以将本地和外国企业分开,这样你就能流利地说英语或日语。毕竟,**上的知识产权仍然掌握在欧洲、美国和日本手中。

(3) 在这一带散步

事实上,无论从事什么行业,要想取得成功,都需要能够忍受孤独,生活在贫困之中。当然,家里有人支持氪金比较理想。把以上两点结合起来,从代理到诉讼,从专利到商标再到版权,我们的足迹可以遍布知识产权领域。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将成为幸存的“剩斗士”。

从基本的申请业务到诉讼,从知识产权的单一细分到所有分支机构,您都是一个合格的知识产权人。

4、 律师的建议

上面已经说了好话,煎饼也画在圆圈的顶端,_风险提示在_。

人们不能否认自己,所以有那么多的牛在天上飞。作为一个熬过了潜伏期的人,我自然会告诉你这里有多好。但我不知道是否适合你。

这个问题提了很久了。你是否还从事这个行业还不得而知。

_,我想给你发一份工资数据:在这一领域工作5年后,你可以找到一份年薪20-25万的知识产权机构高管职位,或是智联招聘或前程无忧的法律职位。当然,如果明年经济继续下滑,那就另当别论了。

只有当经济状况良好时,我们才能谈论财产知识。如果经济不好,我们应该谈谈劳动法。